语沫

d5不玩游戏
魔角指路id未缪
cp洁癖严重
cp洁癖超级严重
不论bg、bl、gl只要是在下吃的cp外的拆逆都是天雷

没人点图,在下忍不住就自给自足了

指绘真的好方便啊
奇怪的是,明明是右手食指用的最多,结果左手小指反而长冻疮了

脑子很乱,第一次画约瑟夫画的不太好
来点图吧

点图啊孩子们,别光赞

限一人

[个人吐槽]杰园的ky怎么越来越多啊...

因为身体原因很久没有上线了,和一个新认识的孩子一起聊天才想起来回坑
然后杰园tag里怎么还这么多撕逼的啊😂

并且因为ky变成杂食或者转cp的
那个,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因为之前在下试着成为杂食(没粮了),去看对家的粮
然后cp洁癖更严重了
之后就算在坑里饿死也不会去别家看粮
这个转不转cp,杂不杂食真的是自己的意愿,不要什么都怪别人
你看这个小辣鸡怎么都成为不了杂食
所以说,cp变了就变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了喜欢其他的就喜欢其他的,偏要给个原因?
偏要什么都怪别人?
并且转cp了也没人说什么呀,cp就是随缘喜欢的,每个人喜欢的不同,只要不是故意黑对家就没什么好撕的
大家互相尊重,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让脑残黑去他娘的,我们这些人类愉快的玩耍不好吗♬︎*(๑ºั╰︎╯︎ºั๑)♡︎

在下突然吃约园了

世界再见

yeah!

跳跳糖跳跳:

一宣链接

王八蛋老板孚沙,卷钱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只能卖本赚路费。原价198,现在只要65!孚沙王八蛋,你不要脸你不要脸你不要脸!!

开玩笑的。杰园向同人本二宣开始了!预售时间为九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到九月二十五日晚上八点。

高亮:此预售为全款预售。全款预售。全款预售。

封面较一宣作了小小的调整。

新增特典完稿图样。

本子单本为65,包含特典75。不包邮。

发货时间可能比较慢,请耐心等候QWQ

文手: @Retell  @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小鱼  @Apple  @咸鱼团子  @Phalloidin  @=w= 七奉一  @跳跳糖跳跳  @吹爆奈布的雨爱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清零

画手: @鹨槿  @阁子  @语沫  @靠爱发电的某瑞君  @咸鱼团子

主催/排版: @孚沙

辛苦太太。

预售链接

如链接被吞了请私信提醒我补一下。认准神奇的同人山头店铺,其他皆为盗版!!!!!

想给高塔配图
黑暗童话风的那种
但是最近手感辣鸡,可能画不出感觉...
但是想试试
那就试试吧

摸鱼大法嚎╰(*´︶`*)╯
不知道怎么打单人tag

拖更王缪君,这样(´°̥̥̥̥̥̥̥̥ω°̥̥̥̥̥̥̥̥`)

跳跳糖跳跳:

“生了生了!”消毒液混着血腥味,助产士孚沙的呼声响遍整个手术室。

“男孩女孩?”坐在一旁的跳跳糖猛的站了起来,扑向产床。

“是杰园本!”

顿时围在旁边的众画手文手抱头痛哭,产房中一边欣慰的抽泣和压抑不住的笑声。

“好,特典就交给我们了!”江团和某瑞君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

“九月中旬预售,大概十月就可以发货了吧!”阁子正忙着用手帕擦拭热泪。

“是的——这会是一个健康的孩子!”鹨槿展开为孩子特意绘制的封面,“来,穿上新衣,从今天起你就是杰园圈的好孩子了!”

杰园本睁开眼睛看看围着自己的爸爸妈妈们,嘤嘤的哭声停了下来,只见它稚嫩的身躯颤了颤,肚皮上缓缓浮现出了几个单词:Ain't Nothin' But…

不扯了。参与的第一本杰园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了这最后的阶段,想想还有些不舍得。辛苦参本的文手太太以及画手太太们,圈子不大,能够聚在一起齐心协力出一个本真的是缘分。但愿将来还有合作的机会,感谢你们包容我这个不成熟的策划。也感谢愿意入手我们这本本子的读者们,制作组向你们致以真诚的谢意!最后提醒一句特典是限定销售量前百分之二十,先到先得哦!

【注意】淘宝预售为全款预售,链接会在特典制作完成后放出。

参与人员:

文: @Retell  @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小鱼  @Apple  @咸鱼团子  @Phalloidin  @七奉一  @跳跳糖跳跳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吹爆奈布的雨爱 清零

画: @鹨槿  @阁子  @靠爱发电的某瑞君  @咸鱼团子  @语沫 

排版: @孚沙 

辛苦太太们了!!

【鬼幻】底特律梗的摸鱼

仿生狐设定
ooc
小学生流水账
看的开心

大概鬼狐异常了,自己觉得翅膀硬了

=======================

  紫堂幻回到家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家里的鬼狐天冲开着角落那盏装饰灯,读着一百多年前盛行的小说,那个人们才开始驾驶汽车,飞机都还只做为战争工具的时代,身隔两地的人都还只能通过书信交流。那样落后的时代,是鬼狐不曾经历过的,因为自身系统的缘故,他除了跑腿和家务之外其他时候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代劳。因此他无法理解没有了互联网人们是怎么生活的。
  老实说鬼狐瞧不起人类,虽然人类创造了他,但那只是少数顶尖的精英阶层,大多数人类都是整天只会叫苦,然后把自己人生中的不幸全怪在仿生人身上。懦弱,愚蠢且不负责任。
  不过还好和自己同居的这个人还没蠢到这个地步。鬼狐突然想到。
  紫堂幻是不知道鬼狐天冲在想些什么,自从这家伙发生异常之后就变得十分嚣张。每次回家看见鬼狐天冲那张冷漠的脸,紫堂幻都有种那家伙是这房子的主人,自己才是寄人篱下的仿生人这种错觉。
  紫堂提起鞋,把它们轻轻地放在鞋柜里。
  哪怕鬼狐天冲只是在角落里看书,这个家里充满了某个仿生人的威压。
  “你在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紫堂幻一跳,满是泥泞的鞋子一只掉在地毯上,另一只滚了一圈停在了沙发边。
  “你是在雨里洗澡了还是在泥里打滚了?”
  鬼狐鼻子出气,合上书,并放回书架,然后打开灯。
  黑压压的房间一下子明亮起来,干净整洁的家具和光滑洁白的地砖用自身的存在彰显了鬼狐的能力。这使得紫堂幻那一身湿淋淋的工作服,两只各自安家的皮鞋还有那把从进门就没停过滴水的雨伞显得格格不入。
  雨点拍打玻璃的声音不小,却也没能打破紫堂幻被暴露在光明之下的尴尬。
  “我!...雨太大了...”
  仿生人看笑话的态度令紫堂幻十分生气,但在直视鬼狐天冲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时,他还是习惯性地选择怂。
  “真是笨到连伞都不会用了。”
  鬼狐又从鼻子里出气,嘴角翘起一个讨打的角度走到紫堂幻面前,然后拽过湿哒哒的伞,捡起那双惨不忍睹的鞋,看也不看紫堂幻一眼向小阳台走去。
  留下紫堂幻一个人湿湿地,孤孤单单地站在玄关处。
  水龙头和刷子的声音很快响起,除此之外没听见任何动静的鬼狐天冲不耐烦地看了客厅一眼,虽然墙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你想当烘干机用你的身体把那件衣服烘干?”
  然后客厅响起了吧嗒声,不一会儿浴室的灯就亮了。
  收回开头的话,同居的这个人类是我见过最蠢,最不可救药的!
  即使如此,不一会儿那双惨不忍睹的鞋就变得和新的一样。
  紫堂幻感冒的速度无人能敌,才洗完澡就昏在了卧室的门口,鬼狐天冲不得不先把他扛上床,让他迷迷糊糊地吃完感冒药,再解决那套湿透的工作服。
  做完这些附加工作已经一点过了。
  鬼狐想了想不放心那个紫头发的生物,就钻进了被窝。
  刚躺下就听见那个人类比蚊子嗡嗡声还小的话。
  “谢谢...”
  气又从鼻子里出来。
  麻烦的人类。
  然后鬼狐进入了休眠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