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沫

乔纳森是大天使
cp洁癖严重
勿拆逆
DJ,CJ
赤齐

勾线练习--失败
上色练习--失败
暗戳戳打个tag

子屌乔     小车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娱自乐很开心www

【霍齐】江南(章一~章二)

半架空古风
王x将军
文笔逻辑各种辣鸡
ooc,ooc,ooc
很多人物设定借鉴于历史人物
以上能接受

江南

章一
他一身青衣,下摆轻浮,皮革制造的鞋踩上河边一派锲得整齐的石上。
对于江南,他是初来乍到的客。
身旁的仆为他打理好生活中的琐事。
住宿客栈的老板是个会挑地儿的主。这客栈一面是繁华的街道,另一面则对着一汪清澈的湖,四周环绕着好似精细雕琢过的绿柳。长絮一丝一缕,如昂贵的丝绸。那细小的叶也若美人微微上翘的眼角,轻轻勾起的唇角那般看得人要失了魂魄。
他端起瓷质的杯,正欲一饮而尽,眼前的景像是山里飘过的钟声,提醒他——这儿是江南——这里的茶是需细品的。
他闻声,看了眼邻桌的男子。
那是位俊朗的少年,少有的火红色头发,像是边塞燃烧在夜里的火把,英气逼人。可配上他那江南男子特有的秀气五官,这头火红反倒像是在山水间绽放的枫叶。英气与柔美并存。
“你初来乍到,很多地方不习惯也是正常。”那男子双眼含笑,眼底自印染了一片窗外的湖色。
男子对面的女子见此情景,略显尴尬地将手抚上唇角。淡粉色的袖摆,倒和这姑娘脸颊的桃红十分相配。
“嘉婴不才,让表哥见笑了...”
“无碍,你自小生长在北方,这才回来几天,很多东西自然是要慢慢来的。”
男子的声音平和且轻松,有让人放松下来的能力。那双含笑的眼眸,映着眼前的山水,映着这柔美的江南。
他不自觉地沉浸在这江南人的温柔里。
“嘉婴是否觉得有些疲惫?”男子突然问起,声音不似之前温和。
“还好,表哥可是有事?”唤作嘉婴的女子将将放下茶杯,略显苦涩的茶水余味还未从口中消散。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喝茶的样子便与普通的江南女子无二了。
“没,我想你通常在家很少出门,今日陪我闲逛这么久也该累了。”
男子柔声说道,眼神却凌厉,“想来也应该回去了。”
闻言嘉婴好似有些其他的想法,但看见男子的表情后,也软下来:“听表哥安排便是。”
“那好,我们就先回去给老舅报个平安吧。”
听起来虽像是征求意见,可男子语音未落便起身收拾好随身的东西。二话不说地带着女子离开客栈。
看来是察觉到他的目光了。也是,盯着人家这么久,是个人也该发现了。
只是可惜...
他百无聊赖地将窗外的景色重新收入眼底。湖还是清澈的湖,叶还是似那美人的眼角和唇瓣,只是这美人却没了先前勾人魂魄的魅力。
索性闭上眼,他放任自己迷失在清秀山水的火色枫林中。

章二
他没料到自己与男子的再次相遇,竟是如此巧合。
这几日,他故意在城中停留,了解了些当地的习俗,才向陈府发出要拜访的帖子。
去陈府是在他计划中的。
此次南下,一是闲着无事,二来,也是为了拜访自己的恩师——金国的丞相,陈家明。
“公子,陈府到了。”小厮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便不做声,退到一旁去了。
他理了理本就整齐的衣摆,在心中深吸一口气,才脚步坚定地下了车。
像是吸足了江南各色湖泊弥散在天地间的水汽,建造陈府的棕木也透着一股湿暖的气息。骄阳照耀万物,这深色的木在如此的光辉下恍若枯竭了的红木。
江南,山水,红,枫叶,似他。
“公子在这儿歇息片刻,老爷一会儿就到。”管家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回来。
略带仓促地和管家道了声谢,他才慢慢坐下,整理思绪。
真是的,又想到他了。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却不敢将眼再阖上。
“来人可是霍樊世公子?”
正欲回答,抬眼却见了几日来朝思暮想之人。
还是那头吸饱了江南柔情的红发,还是那日清秀俊朗的少年。一身素色的绸制衣裳并不张扬,却衬得这人容光焕发。那双墨色的眸子装载着清秀的江南,然而这次,这江南之景中有个他。
很快,他将错愕转为喜悦,几乎刻进他骨子的礼节不会使他过于尴尬。
“正是在下。”霍樊世站起,轻轻作揖,“请问公子是?”
“在下齐乐天。”男子也还一礼,“听闻公子是舅父的徒弟,此行南游路过此地。”
齐乐天伸手示意霍樊世坐下。
陈府的仆为男子再添茶具,细长的嫩叶侵泡于水,清香就着水汽在陈府的会客厅里浮浮沉沉。
“霍公子不远万里来看望舅父,本来应盛情款待。”男子端起小巧的杯,轻呼一口气,“不过不巧舅父今日要入宫看望宫里的姊妹,未能立马前来迎接公子,还请公子莫要责怪。”
齐乐天说完小酌一口杯里的清茶,茶水顺着他好看的喉滚落入腹。
“无妨,”霍樊世学着他的样子品了口茶,苦涩与清香一同滑入他的喉管。怎知他还不太适应这苦,“若今日能与老师见上一面自是再好不过,若不能,在下过几日再来便是。”
红发男子听闻,嘴角撇出一个弧度,“不必如此麻烦。老舅向来都有成人之美之意,霍公子若是愿意去宫里参观,可以同我们一道去。”
这一提议过于大胆。
即使霍樊世愿意与面前的男子多待一会儿,可看望家中女眷需要带上他这个才来此地不久的一个外人?霍樊世虽对陈家明敬重有加,甚至觉得此人地位如同他的父亲,但他并不觉得陈家明对他也是如此。
“多谢公子美意,霍某在此谢过。”他冲齐乐天点了点头,“今日同老师入宫一事,实在仓促,在下还是改日备些薄礼再来拜访。”
霍樊世正欲起身,向男子道别。
“薄礼就不必了,你能同我进宫便是最好的礼。”
“老师。”
“老舅。”

==========
跳下来吧朋友,没有以后了

@wacawaca 给小可爱你的
这里缪
希望以后有时间多交流ww
是哈利不知道看得出来不

齐:我饿了,要喝牛奶
霍:冰箱里自己拿

【小霍齐】梦-1

那日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在一个陌生却美丽的地方,那里绿草如茵,鲜花遍地,清风微拂,青草浮动,如海般宽阔,如地般无边无垠。
我并不清楚我为什么在这儿,也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走。这里的草丛漫过了我的腰,这里的景色美丽而单一。
我愣在原地,木纳地看着天空,金灿灿的太阳,似乎伸手可夺。
在这里我感受不到时间的痕迹,也失去了对空间距离的感知,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闻声转向他,他人同他声音一样,是个矮小的男孩。
「我不知道。」
我如实回答。
他将信将疑地打量起我,多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从我身上看出什么,他的疑惑更深了。
「没人会无缘无故到这里来。」
最后他说。
「总是你的原因。」
我的原因?
我有些气愤,对于他笃定的语气和不太友好的态度。
矮小的男孩,有着一头黝黑的披肩直发,和前额的平刘海配合在一起显得他有些不男不女的。我在心里这样嗤笑道。
「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
这也是实话,我突然想不起一些东西,不知道是重要的还是不重要的。
男孩听了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席地而坐,开始摆弄他手上的玩具——那是一个全身金属的机器人模型,紧握的拳头能够看出他充满了力量。
「这是什么?」
我不禁好奇,这个小玩意儿的表情凝重,一脸严肃,却给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3000A。」
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这让我有些不快,就好像我是个什么大麻烦似的,他不愿意跟我说话。
「哦...」
我也坐下,坐在男孩旁边,看他摆弄那个钢铁小人。
除此之外,没别的事可做。
实在是无聊。
-------------------------------tbc-----------------------------

【鬼幻】Happy Ending

现代pa
年龄操作有
私设巨多
主角组四人感情其实很好的
小学森文笔和辣鸡逻辑
人物属于原作
ooc属于在下

接受以上的请

++++++++++++++++++++

章一
宁愿沉迷谎言,也不愿面对真相。
01
不论过程如何,结局一定要是happy ending。
这是紫堂幻的人生格言。他坚信且坚守着这条格言。
02
紫堂幻是在今年立夏的时候认识他的。
正逢考试之后,学校招生部忙着接待刚从中学毕业的学生。凹凸学院的名气近年来日益增长,不论国家还是学校自身的改革都令工作在一线的老师和学生感到压力老师山大。由于人手不足,各省各地外出招生的老师也不在少数,因此就近一些的事情就交给了学生。
紫堂幻和金是被好友卖到招生部的,顺便附赠了一个格瑞。
黑发少女转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狡黠又乖巧的模样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格瑞应该知道这是个坑,但大概因为人设的关系,他没能挽回金的心。而紫堂幻在摇摆不定的时候被金毫不犹豫拉着一起跳入了火坑。
现下一格瑞跟在队伍最后一言不发,看着前面三人有说有笑。
偶尔瞥到格瑞的紫堂幻没感觉到格瑞的气压场,也许对于格瑞来说,帮这个忙就跟解决晚饭吃什么一样简单。也就只有自己这样的小角色才会为此感到头痛。
到了招生部之后紫堂幻才知道到这儿来其实是打杂的。数据分析之类动脑的都是前辈们在负责,来这里只需要搬搬东西,搞搞后勤之类的。
金同往常一样爽快地应了下来,毫不犹豫地开始了自己的任务。一旁的格瑞默默就位,动作也和他本人一样干脆利落。看着眼前二人毫无自觉的默契配合,凯莉笑得自己都觉得有些面目狰狞。这反倒提醒到了最后的紫堂幻。
紫堂幻的体力不好,成绩在一群精英里面也差不多倒数。为了能顺利毕业,紫堂幻必须比别人付出多倍的努力,不管是做什么,他都感觉得到自己和其他人总是不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就像帮招生部搬搬摆展会用到的书他都比金和格瑞慢半拍。
在紫堂幻抱着一叠参考书准备追上前面已经走了的金时,他看见凯莉掩不住的兴奋,紫堂幻突然意识到了凯莉的想法。他顺着凯莉的目光看着无比默契的两人,明智地选择默不作声。
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席卷了紫堂幻的胸膛。他终于被迫承认他与好友金之间存在着一堵墙。
金和格瑞谁都不曾捅破的纸,是隔绝着紫堂幻与两位好友的高墙。
凯莉在转身的时候发现了角落里的紫堂幻,看着紫堂幻独自销魂的模样凯莉就气不打一处来。
又不是断绝关系,何必这么惆怅?
当然这样的话凯莉不会说。她只会高深莫测地看一眼紫堂幻,带着紫堂幻读不懂的高傲或是得意离开。
心中装着事情的紫堂幻被凯莉明朗的目光刺痛,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更深层次的东西,就陷入了思维的困境。紫堂幻越发地觉得自己应该在潮湿隐蔽的角落里生长,为什么偏要暴露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中,让自己陷入可笑的地步。
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撒下星星点点的辉煌,干燥的空气恨不得将人身体的水分全都挤出来。
都说太阳是希望和温暖,此刻穿梭在走廊的紫堂幻却越发的觉得心虚。明媚的光仿佛成了他的绞刑架,一旦暴露便万劫不复。
立夏的天气说不上炎热但也绝不凉爽。这个时间的大学早就放假了,除了招生部的学生和一部分的老师教授时不时出现,总体而言整个学校是空旷而安静的。
愈发自暴自弃的紫堂幻没有注意到有人从身旁经过,他也不曾预料到自己会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就摔倒。在楼梯转角处的那块平地。
称得上是完美的平地摔。
一旁的人一顿,伸手想要拉住紫堂幻,他也做到了,只是紫堂幻手里的堡垒成功地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
事发突然,紫堂幻愣在原地好一会儿,直到旁边的那人温柔地向他询问:“你没事吧同学?”
“没!...谢谢学长...”
如梦初醒的紫堂幻连忙道谢,他依稀记得身边经过的人,那个白发少年,有着一对长长的狐耳,一身干净的白衬衫,零星的日光撒在上面像是宝石将其点缀,恍惚间紫堂幻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对不起,我走得太急了,你的书我来帮你搬吧。”
“诶,这个...我自己就——”
没等紫堂幻说完,白发少年自顾自的收拾起来。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紫堂幻感觉十分的不好意思。
“没事,就当我对你的补偿吧,请带路。”
白发少年很快就收拾好,抱着书微笑着看向紫堂幻。
“...那个,十分感谢...”
“没有的事,是我先不小心的。”
紫堂幻想说其实不是你的锅,但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或许是因为少年的笑容像极了初春刚融化的溪流,清澈又温和,在山野间缓缓流淌,流进紫堂幻的心里,将紫堂幻心间浮现的阴暗思想慢慢推远,只剩下清澈的一汪春泉。让紫堂幻没有了解释的力气,能安静地享受着这不曾感受过的温柔。
俩人走在空旷的走廊上,脚踩零碎的阴影,白发少年和紫堂幻轻声交谈,笑意渐渐爬上紫堂幻的脸。
这是他和他最初的相遇。
多年之后,当鬼狐天冲回忆他这一生,无聊又普通的一生,其实在二十几岁的一个普通的立夏,遇见一个普通的眼镜少年,因为他一个普普通通的微笑发生过变化。
虽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tbc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欢迎勾搭

【小霍齐】泯

注意!!!
小霍星x齐乐天

私设小霍星出没,
3000A没改名,齐乐天实习侦探,小霍星学森

建议选择性阅读
非肉,有抑郁描写及部分三观不正
报社心有
-----------
私设小霍星
外貌:黑色短卷发,小时候遭遇火灾,头部大面积烧伤,后来头发勉强长起来一小撮
性格:胆小怕事
补充:其实脑袋很够用,就是不敢太张扬
-------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在下

++++++++++++++

那场大雨冲刷了世界,将裹在最外层的薄膜轻而易举地撕个粉碎,露出本源。
当真相显现于世,世界天翻地覆,昼夜不相分离。

余晖穿过高耸的楼房,消失在深的远方。黑夜的手,一点点握住这稀少的光线。霓虹灯抢在繁星之前,用它那微小的光线迷惑住人的眼,使其不再能看见深空璀璨的星。
笔尖落于纸上,似雀跃的少女的双足,操控着她的人,将自己的心情也寄托在了她的足尖。少年一面留意客厅的声响,一面赶着作业。他既期待着门外响起清脆的钥匙碰撞的声音,又希望那声音要晚些出现,至少让他做完作业。
厨房忙碌的人不是他的母亲,那个温柔的女人未能看着他长大。而一位年轻的男人用另一种温柔陪着他成长。年轻男人虽不能代替他的母亲,但他给予的爱,在少年父亲不在身边的多数日子里,也没有让少年留下遗憾。
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少年却觉得这个家十分温馨。
雨滴开始击打窗沿,借着风的庇护越发放肆。
少年瞥了一眼斑斓的窗外。只是晚些回来罢了。他想到。像是听见钥匙碰撞发出的叮当响,他抿了抿悄悄上翘的唇。
电视机播放着新闻,警察与嫌犯上演了一幕追逐战,惊心动魄得像是美国大片。
雨模糊了灯光,模糊了行走匆忙的身影,也模糊了远处渺小的声线。
瓷器碰撞在光滑的石砖上,清脆的声响划破了世界,男人的绝望从喉咙里迸发,笔尖悬于纸面来不及落下。
一切是那么突然。
钥匙开门的声音不会再响起。
它将与大雨一起蒸发消失。
——引子

章一  
他最近很爱来图书馆,即使他看起来并不是热爱书籍的那类人。他知道,只消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上浮躁的气息,和图书馆内的慢条斯理毫不吻合。
霍星总是坐在图书馆内最里面的小角落里,靠窗,右侧有一株成人高的的盆栽,细长的叶子将这个座位遮住,少有人能发现。由于他常坐在这儿,从而显得这个位置像被他占领似的。和这个常常被人遗忘的座位一样,盆栽的细叶将霍星和其他人分在两个区域,人们也不曾注意到他。
霍星来这里只是看书。最近却常常能看见他。
一个陌生人。
张扬的红发,在人群里很是显眼,似乎本人不是很在意。他总是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找一本书随便坐哪儿,粗略地翻着。一看就不是来看书的——他确实不是。
一位像是外国混血的金发妹子时常从各种角落钻出来,试图吓到这个漫不经心翻着书的人。却总是被那人发现。这时妹子会咧嘴一笑,高兴地挽着他的手臂接着离开这个静得寂寞的地方。
霍星总是在他们离开很久之后才将目光从门口回到书上。
终于在一天,在合上手中的书后,霍星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什么时候陷进去的啊...”
不知道起因,霍星也明白不会有后续。

拿起书包,走出这个狭小的安乐乡。

今日的天空十分阴沉,像是小孩子包着泪水的眼,不知什么时候会放声大哭。
霍星没有很在意这早上还万里无云的天空,傍晚确变成了这幅模样。或许是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变化,不管是天气还是人。
要说回家,霍星打心底是不愿意的,家于他是另一种危险的代名词。虽然老实说,在他这少的可怜的岁月里也没遇见过什么危险。可他不确定某些事情不会发生,就像这傍晚的天空,昏昏沉沉,不知道哪个时间就会爆发些什么。
雨最终还是下了起来,没有突然爆发而是渐渐地加大力道。当好几粒豆大的雨滴落在霍星的脸上后,这个年轻人才反应过来。
霍星厌恶地将水渍抹去,可是这并没有带走那些浮现出来的不好的回忆。
好在他很快就到了家。
“你回来了。”
“嗯...”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像是被开门声惊醒地,他略显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霍星注意到餐桌上做好的饭菜,已经没有热气在冒了。
“外面下雨,你没打伞?”
“嗯。”
霍星换好鞋,便直径走向卧室。
“等等,”男人叫住他,“吃饭。”
“我已经吃过了。”霍星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你没有。”男人笃定。
“...”
“过来吃饭吧。”男人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劝导他。
“我...算了,今天不是很想。”
“你需要吃饭。”
“今天没胃口...”
“你需要吃饭,霍星。”
“...”
男人死死盯着霍星,像条审视猎物的毒蛇。带着危险基因的风信子,随着吐息,弥散于空气之中。
霍星最后还是屈服了,他没有勇气。
这顿饭吃得像是最后的晚餐,事实上和男人在一起的每段时光都是如此,不会有比这更艰难的日子了。
窗外雨滴击打着窗沿,借着风的庇护越发放肆。
霍星瞥了一眼窗外,他看见余晖消失在远方,黑色的手驱逐着它,霓虹灯艳丽的光像是炫耀着自己的美丽,它成功地迷住了霍星的眼,使霍星无论怎样都看不见在灯光笼罩之外的浩瀚天空。
“我给你买了新衣服。”
男人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就像是一种古老的管弦乐器,带有哀伤掺杂在其中。恍惚间,霍星似乎听见门外有钥匙碰撞的清脆的声响。
霍星看见男人起身拿了一个袋子,接着他拿出了袋子里的衣服。
一瞬间,一股恶寒贯穿霍星全身。
他看见,男人眼中交替的悲痛与痴迷。
他看见,那件衣服的样式是父亲生前喜爱的款式。
他看见,玻璃映照着的自己,与同时期的父亲是那么的相像。
钥匙碰撞发出的声响越来越近,似乎就在耳边。
他绝望地捂住脸,没有像十年前那样扑到男人的怀里嚎啕大哭。
心中思绪千百转,却再也无法打动他,让他落下眼泪。

----------tbc---------------
补充
有原著角色死亡
出场人物仅限第二季
像赤隼,黄雀之类没有出场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摸鱼
.
.
私设小霍星注意
.
.
黑头发为小霍星
小霍星因为小时候遭受火灾,头部大面积烧伤,后来只长了一小段头发,还是卷的
性格唯唯诺诺,不敢展现自己的才能,被齐乐天的自信吸引
希望自己能和齐乐天一样自信
名字被3000A拿去,自己用其他的名字
对把自己父亲送进监狱的曾经的偶像3000A,如今的霍星有怨恨
但是最后想通,选择继续自己的生活
++++++++
++++++++++
++++++++
登山pa的剧情
-----大家都是登山爱好者
-----登的就是珠穆朗玛峰
霍星跟两个队友和自己的其他队友走散,遇上了另一组人比较少的队伍,于是加入这一对
在登山过程中,小霍星悄悄喜欢上齐乐天
通过各种小动作引起齐乐天注意
齐乐天也渐渐对他感兴趣
后来小队发生矛盾,一些队友离开
齐乐天和小霍星还有剩下的队友继续前进
后来一妹子和小霍星在途中都得了病
大家请求救援队的救援
但是救援队说要先交钱在救援
大家没有现金
一部分人就准抛弃两个病友
齐乐天和妹子男朋友留下
最后妹子和小霍星都死在寒风里